注册 登录
当前位置: 首页 >  悬疑小说 >  正文第一章你会泡妞吗?

正文第一章你会泡妞吗?

作者:灰衣倾向

人气:47619

时间:2022-01-26

“嘿,你醒了吗?”一阵颇有磁性的声音在罗青衣的耳旁响起。罗青衣睁开眼睛,发现一个模样俊秀的少年,少年身着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趴在自己的身边正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眼睛里闪烁着莫名的光彩。“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罗青衣赶忙起身,双手环抱在胸前,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他看到自己的衣服完好的穿在身上,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嗯?等会儿,我提莫有这件衣服吗?”本来松了一口气的罗青衣赶忙站起来,还好,屁股不痛,还好还好。嘿,没事儿走两步,嗯,还是那样的自在,跳两下也不会侧...,呸,总之大菊无事,天下安定。少年人看着他莫名其妙地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跺脚,一会儿跳高的。一时间也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做什么。罗青衣正在暗自庆幸,这才发现旁边的少年人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自己这才察觉刚才的行为可能对别人来说不太友好,于是笑着对身边的少年人说“老弟,不好意思,我只是开个玩笑,你别介意,嘿嘿,嘿嘿。”说完还傻笑了起来。“难道不好笑吗?”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被自己给逗笑,虽然他脸上依旧带着笑,但是罗青衣知道,这和自己的“笑话”并没有什么关系。不由得有一些儿讪讪。少年十二三岁的模样,相貌清秀,一双眼睛里有好奇,有兴奋,似乎还有一丝丝渴望。他静静地看着罗青衣,可就是没有说话。饶是罗青衣脸皮厚如城墙也被看得不好意思,心里倒不是如何害怕,开玩笑,这么一个小个子能对自己做什么。“老弟,对不起,哥哥我是个正经做皮肉生意的,只卖异性,貌好者得。”罗青衣忍不住说道。不知怎么滴,原先还对自己充满兴趣的少年听到这句话,居然下意识的露出一丝嘲讽的表情。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一般。看见这样的表情,罗青衣下意识的远离了少年人一点,“不会吧,真的是个小玻璃?”可是接下来少年的第一句话就让罗青衣呆愣住了。“你会泡妞吗?”少年不屑的说道,眼睛里的嘲讽意味更加的浓厚。这种事情是一个男人都不能忍啊,所以罗青衣当即表示“小老弟,你哥哥我在花丛见游戏游走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呵呵,老处男。”少年的嘲讽已经丝毫不加掩饰了,身体三万六千个毛孔没有一个不是散发着对罗青衣的鄙视。“唉,等会儿。”原本想要对少年进行冷嘲热讽的罗青衣突然反应了过来,自己为什么要和一个少年在这里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现在最重要的不应该是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以及这里是哪里吗?冷静下来以后,罗青衣也就不再说话,渐渐把视线从少年的身上移开,这才发现自己好像是在少年人的卧室当中。总觉得这个卧室好像在哪里见过,罗青衣不由自主地陷入了沉思,书架,床,书桌,桌子上摆放着一台电脑,摆设非常的简单。等等,自己现在是站在地上,也就是刚刚是躺在地上,于是又把目光聚集在了地面,发现地上铺着一层地毯。“这算什么?榻榻米?”于是又走到了书架前,看看了那些书。嘿,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了,这不就是一些动漫里男主的房间吗。从刚才少年人的口音就可以基本推断出他是一个中国人,房间不大,床的摆放位置是左侧靠窗,阳光正好可以照射在床上的人身上。而中国的习惯则是将床放在房间的正中央,床头靠墙,而不是床侧。书架上摆放的全都是一些漫画,游戏,或许还有本子,罗青衣也没有细看。最重要的是布置的实在是有点儿太像了,作为一名宅男,实在是有点儿熟悉。结合刚才少年的话语,罗青衣就可以基本上推断出眼前的少年正处于中二期,想到这,罗青衣不由得用一种看绝症患者的眼神看着面前的少年。少年本来正愉快地和罗青衣拌着嘴,内心中隐隐沸腾着兴奋的血液,但是此刻却突然发现对方看看了房间,走到书架前看了一眼,就突然露出怜悯的表情,这让少年着实摸不着头脑。“喂,你干嘛?老处男。”少年用他那中气十足并且意外的富有磁性的声音问道。“唉,老弟,我懂你,我真的懂你。”罗青衣露出一副惋惜的表情,言语中充满了对少年人的同情。少年人看不懂了,不是,这是个什么情况?“你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信不信我让你永远也看不见。”少年人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但是不重要,只要威胁他不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就可以了。可是如果罗青衣可以不犯贱的话,他也就不再是罗青衣了。听着少年人说完,罗青衣非但没有收起同情反而更加的惋惜。“没错了,这个少年已经中二病晚期了。是不是还要废我的一只手。我到时候要不要配合的来一局,我的手,我的王之力?哈哈哈。”如果少年知道自己的威胁被当成了中二话语,接下来的一切或许就不会那么轻松的结束了。少年双眼微微眯起,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罗青衣的心头没来由闪过了一丝恐惧,接着,罗青衣的眼睛发出了剧烈的疼痛。“啊。”剧烈的疼痛让罗青衣不由自主地叫了出来。原先嬉笑的罗青衣也收起了玩笑嘴脸。取而代之的是慌乱、惊讶、迷茫以及微不可查的兴奋。罗青衣的大脑快速的转动着,“这是什么情况?超能力?还是我在做梦?这个痛觉又不像是假的,对方可能是有什么激光射线之类的东西,自己刚才也的确觉得眼前好像突然出现了强光。也有可能自己现在始终处于幻觉之中,或许是精神类的致幻剂,还有可能是类似于催眠剂的东西,让自己产生了眼睛很痛的错觉。”虽然罗青衣平时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性子,喜欢犯贱作死,但是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此时此刻,不论是什么样的理由,自己的眼睛是真的在痛,如果继续下去或许就真的变成了一个瞎子了,而且这种痛感真的很酸爽,眼睛是人体之中相当脆弱的部分,就连金大大小说中的金刚不坏身也不可能练到眼睛。而且有过眼睛被不小心戳到经历的人都明白,那样的一种感觉可以说是涕泪横流。眼前的少年绝对不可能如同他看起来那般人畜无害,当然,现在或许看起来,少年那俊秀的脸也不在那么可爱了。罗青衣自认是一个不算笨的人,不论出于怎样的理由,自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保护住自己的眼睛。但是身为一个男人怎么可以犹犹豫豫的下跪求饶呢?特别还是一个比自己小的男孩。所以罗青衣很干脆,非常直接地在地上懒驴打滚,朝着记忆中少年的脚边滚去,一边滚,一遍在嘴里喊着“啊,痛死我了。”声音相当的凄厉,模样大有见者伤心,闻者落泪的形状。罗青衣的想法非常简单,对方只是生气,只要自己凄惨一点,让对方把这口气出掉就好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由于强权而不得不弯腰的事情没什么好丢人的。什么?刚才说好的大丈夫不屈不挠?不好意思,我罗某人还是个孩子,就像那个少年说的,自己还是个处男,一个不曾经历过人世间最邪恶的孩子,一个未经人事的男子,怎么可以被称之为男人?说好的大丈夫能屈能伸?不好意思,我正在向着成为男人的路上艰难前行,提早体验一下作为男人应该有的精神,难道有什么不可以的吗?罗青衣非常无耻地给自己辩解着。事实也和罗青衣预料的差不多,不一会儿自己的眼睛就没那么痛了,再等了片刻发现自己可以睁开眼睛了,并且依旧可以看见东西,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也不知道,究竟是光线的时效过去了,还是少年见自己可怜撤去了“神通”,总之,罗青衣知道自己无碍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紧接着就是一股浓的化不开的疑问,伴随着疑问的是好奇,紧随着好奇的是前所未有的兴奋。罗青衣收起了那副玩世不恭的嘴脸。学着少年盘膝坐在地上,静静地看着少年,盏茶功夫,缓缓地开口问道:“这里是哪里?”虽然现在心里面都是疑问,但是罗青衣知道急不得,自己现在在对方的手中,急解决不了问题,如果问的太多,可能引起对方的不快,倒不如慢慢问,如果对方想告诉自己,自然会说出来。少年淡淡地开口道:“这里是仙界。”罗青衣的瞳孔猛然一缩,同时不掩饰自己的不信。“你不相信?”少年问道。罗青衣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依旧是看着少年。少年人也不着恼,继续说道:“你本来已经死了。”“本来?”罗青衣关注的点可能有点儿偏差。“没错,不过,要死的你遇上了我,你就有可能死不了。”“还不信?不信你看。”少年手一挥,经过他挥过的空间出现了类似投影的东西,里面是一个青年躺在床上,相貌居然和自己一模一样。见识过这一手,罗青衣对于对面少年是仙人的身份有了几分相信,毕竟以现在的科技想要做到这种程度的投影效果还是不太可能的。再结合之前少年的话语,罗青衣猜测可能那就是自己的躯壳。“我为什么会死?”罗青衣继续问道。“也对,你脱离身体的时间有点儿久,忘记了也很正常。你只是得了绝症,如果不是我,你已经死了。”少年说完这句话露出了他本应该有的得意,看着罗青衣,就差在脸上写着怎么样,我很了不起吧,快来感谢我,膜拜我。“你为什么要救我?”罗青衣并没有理会他,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少年恢复了一开始的玩味,良久未曾说话。“哎,我们做一笔交易怎么样?”少年嘴角含笑。“什么交易?”罗青衣依旧淡淡然。“我帮你复活,你帮我做一件事。”“你不是神仙吗?你还有事情需要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凡人来做的吗?”罗青衣的语气里多了几分好奇。“我先说明一点,我不是神,更不是仙,而是魔。”少年开口说道:“还有,我要你去办事情的地方,我自己下不去,所以需要一个凡人帮我去做。”“难不成有什么类似界壁之力的东西?”罗青衣终于又露出了一丝戏谑的笑意。“差不多。”没想到少年直接承认了“那些人的确不让我下去。”“知道我是魔,你不害怕吗?”“我都已经死了,我还有什么好怕的。”罗青衣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白眼。“灵魂受苦,可能会更加痛苦哟。”少年坏坏的说道。“那我们还在这里费什么话,小屁孩。”“你...”少年气的说不出话。“我可比你大的多得多。”“也就长年龄了,其余的,哎。”罗青衣怎么会忘记刚才的滚地之辱,既然对方有事要请自己帮忙,自己就不妨硬气一点。至于恼羞成怒什么的,大不了再求一次饶,嘿嘿,就是那么机智。实际上,罗青衣隐约觉得事情不像这个小魔头说的那么轻松,自己可能比想象中的重要,不然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偏偏自己被选中了呢。还有一点是每个人都有的想法觉得自己可能独一无二,背负着特别的使命,这也算是罗青衣自己内心的私念吧。“行了,究竟是什么事,我这种人肩不能抗,腿不能走,也就两个大腰子可以驰骋一下了。如果我能够做得到的话,我一定尽力就是了。”罗青衣虽然对少年冷嘲热讽,但是也知道,对方根本就不是自己可惹得起的。所以没必要作死。但是说实话,罗青衣对于死亡并没有多少恐惧,就算如此般灰飞烟灭,也不过是成为了宇宙中的能量,重新进入了循环。罗青衣本身不信神鬼,但是他也知道,也许宇宙中就存在着类似神一般的生物,因为毕竟宇宙那么大,现在的人类,放在古代那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各种高科技也就是所谓的神通法术。也许在宇宙中的某一个角落就存在着类似那样一个星球,里面有所谓的灵气,而那里的生物就可以修炼。所以罗青衣对于这一切并没有太过惊讶。又或者说惊讶太多,导致有些儿麻木。少年没有立刻回答自己的问题,而是用怪异的眼神看着罗青衣。罗青衣有些儿受不了了,为什么每次自己吹牛逼他都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人艰不拆的道理难道都不懂吗?自己已经英年早逝了,难道还不能愉快的吹牛逼了吗?“你的腰子真滴好?”出乎意料地,少年问出了这样一句没有营养的话。“那当然,一夜九次,完全大丈夫。”这才对嘛,大家愉快地玩耍,我九次,你一次的有什么关系,见面还得称赞一声,阁下好功夫,自己当然得虚心,口说,哪里哪里。别人也得打肿脸充胖子。“呵呵,那这项任务说不定还真的很适合你。”少年露出与外表不符合的奸诈笑容。没来由的,心里面一慌,不会是让自己做鸭子吧。虽然知道应该不可能,再怎么说,对方也是魔,应该不可能找自己做这种事。哎,不对,既然是魔说不定真的会找自己做这种事。咬咬牙,心思急转,再怎么说,自己也不能做鸭子不是,兔儿爷就更不可能了。如果真是如此,自己就魂飞魄散去,不受这鸟货的腌臜气。不过还是提前说一下,毕竟能不死但仍然是最好的了。“我先声明,卖肉的事情,我可不干。”“真的?”罗青衣眼皮一跳,不是吧?“我不干。”那叫一个干脆果决。“啧啧啧,美女也不干?”“有多美?”“你想象不到的美。”“你如果错过了,你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那么美的人了。”少年继续引诱道。“真的吗?”罗青衣一脸兴奋地问道。“当然,你去不?”“呵呵,不去。”“为什么?”“如果真的那么好看,你怎么可能让我去。而且,我从不认为这种好事会轮到自己的头上。”“我不是说了吗?我去不了。”“自己得不到,就想要毁掉吗?”罗青衣语带不屑,“恕我罗某人不奉陪。”“你想哪里去了,我不好女色。”“???”“哎,好好好,跟你说实话。这不是最近仙界人少吗?尤其阳盛阴衰,很多部门反映急需要一些女性仙人平衡内部矛盾。不过有可能成仙的女性仙人始终不敢接触情劫,导致她们始终没有办法成仙。你也知道,修仙之人对于情爱二字始终是讳莫如深。尤其是女性仙人,哪个不是仿若冰山,这一点很不好,非常不好。直接导致了仙界男女不平衡,关系不融洽。间接导致了仙庭工作效率低下,众多男性仙人纷纷表示要自废修为,回到人世间重新修炼。”“老子信了你的邪。”罗青衣在心里冷笑。“嘿,你个小兄弟不厚道,我虽然不知道修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但是起码也懂得断情绝性四字。哪有你这样的,说的好像是非诚勿扰一样。”罗青衣不无鄙夷地说道。“哎,都被误解了,所谓修仙,修的是什么?是自在,是无忧。有的人就是喜欢美女,有的人就是热爱钱财,有的人就是钟情美食。他们或者色而不淫,或者取之有道,亦或者馋而不贪。都是自己的一部分,又何必强求。修仙,为了成功他们往往要抛弃大部分的欲望,但如果真的无欲无求,那又如何成仙,成仙的意义又究竟在哪里?仙庭都是一群相同的人又有何意思。”“就是因为世人都是如同你这般想法导致越来越多的仙失去了人性。须知道,所谓仙,人山也。像高山一样的人,说到底还是人。他们需要摒弃常人不该有的欲望,却也没必要抛弃常人可以有的欲望。”罗青衣好像明白了什么,“奥,难怪难怪。”“仙庭中夫妻双双成仙的也不在少数。甚至还有一夫四妻的奇仙。”“额。”罗青衣突然有些凌乱,其实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只不过总感觉哪里怪怪的。“那我可以冒昧的问一下,那位奇仙是谁吗?”罗青衣果然还是对这些八卦的东西感兴趣。“额,也不是不能说,如果你答应我的条件,你有可能等会儿就要去那里。”少年说道,“此仙名为醉剑诗仙,擅长醉诗剑。舞起来飘若惊鸿,婉若游龙。来源于剑界,剑法大成之时,天地间渺渺梵音不绝,龙凤接引,异象迭生。”“最贱湿仙?最湿剑?”罗青衣对于这些形容词一点儿也不感兴趣,倒是对着恶趣味满满的名字忍俊不禁。“难怪可以娶四个。”“额。”少年人对于罗青衣的反应感到无语,但也并不如何愠怒,他自己本身是魔,不是仙,这一次也是因为不得已的原因才充当这个冤大头的,对于罗青衣如何评论别的仙人也并不如何在意。“哎,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说吧,究竟要我做什么。”罗青衣被少年人这些老气横秋的话语膈应的浑身不自在,于是想要快速跳过这一节。“我一开始不是说了吗?”“你说什么了?卖身?”少年给了罗青衣一个白眼。“泡妞。”“......”
<<上一页 下一页>> 回目录
书评区:
被绿的灯泡
犹得加班顷,今符堂需之量较多。
夢魂BUFF
可同一,陆放翁所见而出之强力与乘之真元,陆尧华欲破,亦非一日之功。
九命怪
大都督何须谋我,若欲杀臣直出,!是鱼俱罗将我大破,大都督即欲杀我,
南祁
九州尊主而不怒反喜,阴狂之斟酌此一切力,其修为,亦在举中速进。
酒醉方知年少
其组织内,其甚者盗,又至何也?
千决
大者剑芒复向空射去兆也,轰声再起,兆败愈大,
歪倒
第一宗门果有力,皇匍辰之说犹落地,天那来者五人而敛之气,
七绝命仙
此言一出,无心身明振之,面颊急着,手上针尤为乱之分,努力安,
半分灵魂
印翻天,晦冥,于番天印下,日月尽灭、神化虚,自天而落之印,
冰糖桔子
彼虽在八重天一之神王中,最是胆怯,亦最奇葩之一,然而曰洽,则无可拟。
Y三石
无论如何,谓盘古之感、仰,乃能舍之。
侠少年
岂是顶级兽炎?如此狂,岂复有人得此逆天宝?观此丹王于有好戏矣!
月球表面
鸿蒙太元始已无少,况他超越其存,此先帝道,非鸿蒙。
您好,请登录!   免费注册

剑魂决 我夺舍了太阳神 女子公寓小村医 降人间录 本狐为妖不号仙 慕少前妻不归家 怒天狂尊